首頁 > 關注議題 > 醫療生技 > 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在高藥價時代遇到的問題─以Gilead藥廠的抗HIV藥物為例

關注議題

2019

12.16

醫療生技

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在高藥價時代遇到的問題─以Gilead藥廠的抗HIV藥物為例

作者:蔡如茵

 

藥品的生命週期管理策略,重點在於維持藥品的產品生命,以最大化藥品的價格與銷量,讓藥品能夠持續為企業帶來營收。由於藥物的研發成功率低、開發期長、開發成本高但複製成本低的特性,因此最常見的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就是在市場上不斷建立「屏障」阻止競爭者進入,以獨占的方式自訂價格。

所謂的屏障,包括將藥品置於專利權的保護下、或是取得藥事法規上的獨家銷售期,藉此為藥品在市場上創造出壟斷期間,這段期間內由較高的價格獨家銷售藥品以獲得較高的報酬,也因此造成在藥品專利過期、學名藥進入市場競爭後,許多重磅藥物會面臨專利懸崖─藥價下跌的問題。

因此藥廠除了藥物的成分專利外,對於原料藥、製程、適應症、劑型、伴隨式診斷甚至用藥方法等,都想盡辦法以專利保護(此種專利稱作follow-on patent或evergreen patent),藉此不斷在市場上建立屏障,延長藥品被專利保護的期間,進而為藥物創造更長的市場排他期間以為藥廠創造營收。(註1)

 

 

新型態的生命週期管理策略 – 結盟

除了專利保護之外,現在有更新型態的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是利用「契約」,藉合作協議與其他藥廠結盟,使市場維持寡占的型態。

如在愛滋病藥物的製藥巨擘Gilead藥廠──全球四大暢銷愛滋藥物中就有一半以上出自於Gilead之手,Gilead對於旗下愛滋病藥物的生命週期管理策略,除了不斷為藥物添加新的專利於上,藉以維持藥價和銷量在市場上的長青(evergreen),更因為HIV的易突變性,使得目前愛滋病治療主流多採雞尾酒療法以多種藥物混合搭配治療,因此Gilead便利用了這個特點,與BMS、Janssen(Johnson & Johnson旗下廠商)等藥廠簽訂了合作協議,簽約的藥廠在協議中同意「簽約廠商製造的固定劑量組合藥物中(fixed-dose combination drugs),必須使用受到專利保護的成分(patent-protected ingredient),即使在單一成分的專利屆滿後,還是不能和學名藥廠的成分並用。」目前由簽約廠商Gilead擁有美國境內銷售權、Janssen所製造的複方藥物COMPLERA®,其中包含了emtricitabine/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rilpivirine等三種成分,這三種成分分別為簽約廠商Gilead製造的Emetriva®、Viread®和Janssen製造的Edurant®等三種愛滋病原廠藥所含成分,其中rilpivirine的專利尚未屆滿。

根據這份協議,Janssen不能製造含有由學名藥廠製造的emtricitabine、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的複方,因此換言之,Janssen製造COMPLERA®時,即使emtricitabine和tenofovir disoprosil fumarate等成分的專利已經屆滿,仍然不得使用價格較低的學名藥廠製造的成分製造複方。(註2)。

 

 

藥廠的的結盟行為受到群眾阻力

這個協議受到許多推動愛滋病藥價下降的倡議者抨擊,認為這個協議是一種「反競爭行為」,因為在這種協議的前提下,即便目前雞尾酒療法複方中的其中一種成分A專利屆滿,學名藥廠得以製造成分A,但因為這個協議,學名藥廠製造的成分A並沒有辦法打入複方藥品的供應鏈,也因為合作協議中簽約廠商對於成分仍受專利保護的藥物銷其售搭配和定價具有控制權,因此藥價無法有效的降低。

一群支持愛滋病藥價下降的尚義人士在2019年5月14日,正式向舊金山法院提出告訴,起訴書中主張Gilead有不當競爭、濫用市場地位等反競爭的行為。此種行為將導致學名藥進入市場的障礙升高,在缺少學名藥競爭的情況下,愛滋病的療程價格將居高不下,可能妨礙美國政府打擊愛滋病的決心(註3)。

美國現任總統川普上任後,政府即宣布在未來十年內美國政府要將愛滋病毒病例減少90%(註4),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的報告顯示,美國境內一年約有40,000筆HIV感染病例(註5),有研究估計到2025年,愛滋病治療市場將成長到200億美金以上(註6)。

 

 

藥廠專利遭政府控告侵權

另外,Gilead藥廠隨後也在德拉瓦州(Delaware)被美國政府起訴,美國政府指控Gilead藥廠侵犯政府所擁有的暴露前預防性投藥(Pre-exposure prophylaxis, PrEP)專利權(註7),由政府提起專利侵權訴訟──這是一個非常不尋常的做法,美國政府在起訴書中表示:「Gilead在市場上銷售他們的兩隻暢銷HIV藥物Truvuda和Descovy的行為,已經侵犯我們(美國政府)所擁有的專利權。我們多次說服Gilead取得我們(美國政府)的專利授權並支付權利金,但是他們都拒絕了,我們是在為納稅人所挹注的研發經費尋求一個公平的合理回報。」是一個以戰逼和──以專利侵權訴訟逼迫授權的戰術,希望藉此降低PrEP服藥方案所需的經費以提高推廣可行性。不過有些學者點出在起訴書中,美國政府主張自己所擁有的四個PrEP相關專利權有個小問題──這幾個專利權並非藥物本身的專利權,而是包含患者「每天服一粒藥」步驟的服藥方案專利權。這種專利權的效力很容易受到挑戰,因此大家都在觀望這個案件的後續。

 

Gilead則在第三方複審程序中向上訴委員會提出自己的主張反制:「我們認為政府所有的PrEP專利無效」。PrEP的專利權中以混合Gilead的兩種藥品用於PrEP治療,Gilead認為這種預防療法對所屬技術領域內具有通常知識者(A person having ordinary skill in the art,PHOSITA)而言是「顯而易知」的,因此服藥方案的專利應該沒有進步性,故專利權應該無效。

雙方目前陷入膠著中,許多資訊也沒有公開,在媒體上呈現出各說各話的局面。(註8)

 

 

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的兩難

對於在市場上的競爭者而言,若要用法律手段破解競爭對手的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最常下手的部分是專利或是合作協議,因為這兩個方式維持壟斷的效力時間長、影響層面大且可用訴訟解決,然而必須要專利與契約兩者一起破解,否則只瓦解其中一項,其實實質影響不大:假如只有專利被訴無效、但合作協議仍有效的情況下,學名藥即便可以上市,仍然無法打入市場;反之,若合作協議被破解,專利仍然有效的情況下,藥品仍然被置於專利保護下,在專利屆滿前都仍然能夠置自己產品於獨占地位。

 

目前Gilead面臨的兩場訴訟都持續進行中,兩場訴訟有許多的共同點:都是關於自家的暢銷愛滋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訴訟,訴訟的原告都是愛滋病藥價下降的倡議者(或許顯示出目前愛滋病藥物的高藥價問題),這兩場訴訟中,一場訴訟是被指控和其他藥廠簽訂的合作協議可能違反競爭法,另一場訴訟則是政府提起的專利侵權訴訟,但兩場訴訟的最終目的都是希望動搖Gilead在愛滋病適應症的市場獨占地位,使學名藥得以進入市場促進競爭。

這兩起訴訟,一方面而言,凸顯了Gilead在愛滋病的藥品生命週期管理成功,從財報數據上來看也的確是──旗下愛滋病藥物Truvuda®和Descovy®年銷售額都超過10億美金(註9);但另一方面也顯示出在藥品領域市場競爭與專利法的兩難。

 

傳統上,專利法認為給予藥品專利權人一定年限的排他期間換取研發新藥的動機,這是公共衛生與人民的生命健康權合理的退讓,因為長遠看來,這樣能夠為全民博得更大的公共利益──持續有新藥研發上市,這與競爭法保障市場競爭的初衷不謀而合。但現在因臨床試驗法規逐漸嚴格、大分子藥成為市場主流、甚至是勞動權意識抬頭等因素,藥品研發成本持續上升、上市難度也提高,導致藥廠無所不用其極的延長藥品的市場獨占期間,稱作「專利長青(evergreen)」策略,而現在,藥廠更是除了運用專利外,也開始加入以合作協議、結盟等方式進行的藥品獨占期間延長方式,然而這些合作協議也完全屬於契約自由的範疇,是完全合法的商業策略結盟。

 

但這些策略,也導致藥品擁有排他權期間遠超過原本專利法所預期的年限,不過這些follow-on專利與合作協議一切合乎專利法與民法的規定,且專利法本身就設有強制授權等調合專利壟斷與市場競爭的機制,因此只要在沒有違反競爭法的情況下,這些商業策略都能夠繼續在市場上存在。

 

回到藥廠的商業策略本身,Gilead藥廠在上述兩場訴訟中看起來是在市場上佔盡好處,無所不用其極維持高藥價,但其實Gilead藥廠也在川普政府發表打擊愛滋病宣言後,承諾美國政府在2030年前每年捐贈240萬劑愛滋病藥物Truvuda®,讓一些支付不起醫療保險的人也能獲得最低限度的治療。有些人認為Gilead藥廠此舉不過是企業形象行銷活動、和政府維持良好關係、圍堵競爭者與節稅,根本就不是企業社會責任,但也有人認為一間公司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在合法的情況下營利、而非履行道德責任,而且這個捐助計畫確實也能實際幫助到部分患者與一些醫學研究。

 

如果今天Gilead的原廠愛滋病藥物生命週期管理策略都在訴訟中被破解,學名藥進入市場後使得原廠藥價下跌,公司營收不那麼好的情況下,Gilead是否還有餘力持續捐贈這240萬劑免費的愛滋病藥物?藥價下跌後,是否真的能夠跌到「多數人都能負擔治療」的藥價,或是還是貴、只是沒那麼貴?

 

 

小結

近年來越來越多病友團體、社會運動人士、政治人士等提出這種高藥價現象「合法但好像不合理」,大藥廠對於某些藥品的訂價也使民間應運而生許多不同的經濟活動。如電影《我不是藥神》中主角去印度「走私」中國境內未批准的白血病藥品,以較國內白血病藥品為低的價錢賣給買不起藥的病友;台灣坊間也有各式代辦業者,標榜可以協助病患取得印度製藥品,這裡的協助就是向衛福部申請處方用藥的「西藥自用進口」,取得醫師處方箋、診斷證明書,切結僅供個人使用,即可申辦與購藥。這些都是人民為了守護自己生命安全健康,面對自己無法負擔的藥價所做出的回應,也成為倡議藥價下降的有力理由。

 

但藥廠方為了維繫自身產品營收所運用的生命週期管理策略,事實上在各行各業都會出現,其實運用專利或者契約保護自身產品在市場上的競爭優勢無可厚非,只是藥品產業剛好與人類的生命與健康密切相關,導致高藥價的議題變得更加敏感。但,並非藥廠只要圍堵競爭者或是維繫自身產品藥價,就必然構成競爭法上的不當競爭行為,是否構成不當競爭本就必須參酌市場上其他因素而定,尤其在藥品的部分,市場因為適應症的切分、真正的消費者為處方醫師或藥師、又有藥事法規等其他的因素需要參酌,因此在不當競爭行為的認定上會更加不可預測。

這兩場訴訟都還在法院訴訟程序中,未來的走勢與對藥價的影響,仍有待繼續觀察。

 

但可以確定的是,對藥廠而言,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必須隨著市場脈動持續的改變,在高藥價時代更需注意競爭法與市場觀感等議題,在商業策略實施之餘也需注意市場對定價策略的反應,必要時或許從藥價之外的角度切入產品生命週期管理,在資源允許的情況下盡量混合使用多種管理方式,以使自己的產品足夠靈活回應市場需求甚至領導市場,使產品在市場上可以持續立於有競爭力的地位。

 

 

參考資料

(註1)關於藥品生命週期管理、高藥價與專利懸崖等議題,可延伸閱讀以下文章:
劉適寧,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淺談處方藥轉OTC藥品,宇智顧問,2014年8月,http://www.phycos.com.tw/articles/130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
劉適寧,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 ─ 淺談適應症擴張,宇智顧問,2014年11月,http://www.phycos.com.tw/articles/155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
劉適寧,藥品生命週期管理策略 — 以降血脂藥物Fenofibrate為例,宇智顧問,2015年11月,http://www.phycos.com.tw/articles/184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
劉適寧,從新藥開發投入與報酬觀高藥價時代的來臨,宇智顧問,2015年1月,http://www.phycos.com.tw/articles/164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
林孝樺,專利懸崖對R&D的影響,宇智顧問,2015年1月,http://www.phycos.com.tw/articles/162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

(註2)Eric Sagonowsky, Gilead schemed with J&J, Bristol-Myers to keep their HIV combo monopoly, lawsuit claims, FiercePharma, May 15, 2019,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after-decades-activism-patients-hit-gilead-hiv-drug-antitrust-lawsuit?fbclid=IwAR1SYmQ8g_K-gUSVOqVMJdAE_AzE5Jg8roSK7vfIH8MkJ-0XzAeyVTEu4ss (last visited: 2019/11/29).

(註3)本案起訴書, 2019年5月14日由原告提交至舊金山地方法院,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4BdaKgM6bo7VWhMdXlnMUNWc24wRzVNZXNIeDBRcjlUeVZr/view (最後瀏覽日期:2019/11/29)。

(註4)馬永慶,「10年內消滅愛滋」 川普宏願挑戰大,世界日報,聯合新聞網,2019年2月7日,https://udn.com/news/story/6813/3633141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

(註5)Judy Monroe, Eliminating HIV In The United States, Latest News, CDC Foundation, Feb. 5, 2019, https://www.cdcfoundation.org/blog/eliminating-hiv-united-states (last visited: 2019/11/29).

(註6)Global Health Sector Strategy on HIV 2016–2021, WHO, Jun, 2016.

(註7)Pre-exposure prophylaxis (PrEP) 又稱作暴露愛滋病毒前預防性投藥,是利用抗HIV藥物降低非感染者在高度暴露的環境下感染HIV風險。轉引自 劉軒彤,《愛滋病》長效快速新藥抵抗學名藥!Gilead的愛滋病預防性新藥Descovy男女都可用?國內投資,Genet 觀點,2019年8月8日,http://www.genetinfo.com/investment/featured/item/28783.html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

(註8)Valerie Bauman, Gilead’s HIV Patent Spat With HHS Could Keep Drug Prices High (1), Pharmaceutical & Life Sciences News, Bloomberg Law, Nov. 25, 2019, https://news.bloomberglaw.com/pharma-and-life-sciences/gileads-hiv-patent-spat-with-hhs-could-keep-drug-prices-high (last visited: 2019/11/29); 劉軒彤,川普政府採取不尋常作法!美國衛福部控告Gilead侵犯愛滋病暴露前預防的政府專利,國際新訊,Genet 觀點,2019年11月11日,http://www.genetinfo.com/international-news/item/31883.html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劉軒彤,《抗愛滋》驚爆?已銷售130億美元抗愛滋藥Truvada公司Gilead沒有申請美國專利?國內投資,Genet 觀點,2019年8月29日,http://www.genetinfo.com/investment/featured/item/29755.html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

(註9)劉端雅,美國政府起訴吉利德 控告HIV藥物專利侵權,全球新聞,環球生技月刊,2019年11月8日,https://www.gbimonthly.com/2019/11/56039/ (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11月29日)。

本網頁內容係採用Creative Commons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台灣授權條款授權。未經宇智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事前同意,禁止以任何其他方式利用本網頁內容。

Material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3.0 Taiwan License. Any other use, in any form or by any means, is strictly prohibited without prior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PHYCOS International Co., Ltd.

宇智電子報將提供您多元產業資訊,歡迎訂閱

(您的訂閱,將視為您同意本公司保存您的通訊資料。依據國內個人資料保護法規定,除非獲得您的同意或因應法律要求,您的通訊資料將不會以任何形式出售或交換給其他團體或個人;將完全使用在以下聯絡通知事項用 : 電子報、宇智舉辦或協辦活動等訊息、分享宇智業務相關產業最新政策、法規、未來趨勢等其他資訊及活動訊息)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