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關注議題 > 農業議題 > 淺談數位鑑識與訴訟程序

關注議題

2014

02.27

農業議題

淺談數位鑑識與訴訟程序

作者:蔡孟真

 

隨著電腦相關設備與網際網路的使用與日常生活的連結越趨緊密,應運而生的相關犯罪亦日益增加,多由電腦或網路相關的活動而產生的「數位證據」更顯重要。所謂「數位證據」係指在電腦、電子產品或網路設備中,以數位方式儲存而可供用以佐證待證事實之資料;而數位證據的蒐集,則需要藉由「數位鑑識程序」,加以取得及保存(註1)。所謂「數位鑑識」是指針對數位資料所做的鑑識工作(註2),例如蒐集、分析儲存在於資訊設備或網路媒體上的數位跡證。

 

然因為數位證據的特性為(註3):

1、易於修改與複製,但不易保存其原始狀態。

2、不易證實其來源及完整性。

3、儲存於設備中,無法直接被人類所感知。

4、儲存於設備中,可輕易透過網路散布,不易蒐集取得。

5、難以建立證據與證據間、證據與當事人間的連結關係。

 

此外,又由於電腦、網路活動因數位化而具有高度的匿名性,故數位鑑識有其困難性,往往需要專業團隊的協助。

 

    數位證據也有「證據能力」的要求。「證據能力」的定義是「具有可以作為證據的資格」,是「一切與訴訟相關之證據資料」在法庭上具有作用的前提要件;具有「證據能力」的「證據」,法官始可依自由心證加以判斷其證據價值,諸如其是否可信、對事實證明之強弱等,此即「證明力」之判斷(請見圖1)。數位鑑識程序涉及數位證據的保全及蒐集,而我國有關證據保全、蒐集等程序在訴訟法上,主要規範於「刑事訴訟法」及「民事訴訟法」。

 

圖1. 證據能力與證據力。

 

我國現行刑事訴訟法對於證據能力的認定,有一套嚴格的流程,在取證的過程中若有不符合相關規定之處,所取得之證據便會因沒有「證據能力」而無從討論「證明力」。又我國刑事訴訟之發動分為公訴與自訴二種(註4),公訴程序是由檢察官負責舉證說服法官被告罪證確鑿,訴訟實務上,目前數位證據之分析多由承辦該案件之檢察官指揮司法警察負責調查蒐證。而在自訴的部分,雖然原告沒有如同檢察官的公權力,但最高法院九十一年度第四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十一)認為:「關於第一六一條第一項檢察官應負實質舉證責任之規定,亦於自訴程序之自訴人同有適用。」故自訴人的舉證責任與檢察官相同,亦需負責舉證說服法官被告有罪。而訴訟程序中的被告,則得聲請調查證據,動搖法官的心證(參刑事訴訟法第163條)。故除檢調單位外,刑事被告或自訴程序中的原告,皆有利用數位鑑識的可能(請見圖2)。

 

圖2. 我國刑事訴訟流程。

 

另外,在民事訴訟法方面,原則上由當事人自行提出事實及蒐集證據,原告所應準備的言詞辯論書狀及被告所應準備的答辯狀,參民事訴訟法第266條,皆應記載「證明應證事實所用之證據。如有多數證據者,應全部記載之。」;依同法286條規定:「當事人聲明之證據,法院應為調查。但就其聲明之證據中認為不必要者,不在此限。」因此,對於當事人有爭執之事實,法院須依當事人所聲明之證據判斷,而不得職權介入調查(請見圖3),惟例外可依照民事訴訟法第288條:「法院不能依當事人聲明之證據而得心證,為發現真實認為必要時,得依職權調查證據。依前項規定為調查時,應令當事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而法院調查證據的方法規定於第289條:「法院得囑託機關、學校、商會、交易所或其他團體為必要之調查;受託者有為調查之義務。法院認為適當時,亦得商請外國機關、團體為必要之調查。」故在民事訴訟上涉及數位證據時,原告、被告或法院三方皆有利用數位鑑識的機會。

 

圖3. 我國民事訴訟架構。

 

此外,民事訴訟法為達「審理集中化」的目標,於第196條、第276條與第447條,亦使當事人負有促進訴訟的義務,即藉由法官之闡明命當事人對訴訟關係事實和法律觀點進行適當之陳述與辯論,當事人應於適當時期以及適當方式提出攻擊防禦方法,否則將會有失權的制裁。又數位證據往往資料數量龐大,在此規範之下,當事人提供數位證據於法庭時,更是有賴有效率的資料管理,甚至是專家協助,經由一定的程序將數位證據呈現於法庭的攻防上。

 

目前我國法律尚未有專章規範數位證據或數位鑑識,目前法律上規範的證據方法只有人證、鑑定、書證、勘驗以及當事人訊問五種,並未針對數位證據有所規定,故對於數位證據之提出或鑑識,僅得利用「鑑定」、「書證」中之「準文書」或「勘驗」等程序就個案加以適用,並未因應數位證據之特殊性而有所特別規範。又目前類似內涵的法條用語不一,定義也尚未明確:於全國法規資料庫中搜尋「電子證據」,為0筆資料;搜尋「數位資料」,為8筆資料、搜尋「電子文件」,為68筆資料,然此二多為行政規則,如辦法或細則,並無法律位階的效力,或是與證據無涉;搜尋「數位證據」或「數位鑑識」,則有1筆資料,為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辦事細則第15條(註5),然此僅有行政規則之位階。與「數位鑑識」概念上較為接近之法律用語為「電磁紀錄」一詞,定義於刑法第10條第6項:「稱電磁紀錄者,謂以電子、磁性、光學或其他相類之方式所製成,而供電腦處理之紀錄」,然仍不足以滿足目前實務所需。由於數位化已是既定的趨勢,不論是在犯罪偵查或是訴訟活動中均可看到其重要性,故相關規範的發展、認證等等,必定是未來發展的重點,在這方面實應盡早完成,以完善我國的程序法制。

 

(註1) 葉奇鑫、李相臣,淺談個人資料保護法民事賠償責任及數位鑑識相關問題,司法新聲,第101期,2012年1月。

(註2) 王旭正、柯永翰,電腦鑑識與數位證據,博碩文化,2007年6月,頁52。

(註3) 同前註,頁37。

(註4) 公訴程序是以檢察官和被告為當事人,被害人只是利害關係人;而自訴程序之當事人則是自訴人和被告,沒有檢察官之偵查程序,直接由自訴人向管轄法院提出自訴狀為之。

(註5)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辦事細則第 15 條

科技研發科掌理事項如下:

一、辦理資訊、通信及網路數位鑑識工作。

二、數位鑑識技術、設備器材之研究、發展及運用。

三、協助偵辦重大及特殊新興科技犯罪案件。

四、支援重大、特殊刑案現場數位證據蒐證及鑑識工作。

五、新興科技犯罪態樣之研究及防制。

六、刑事科技、數位鑑識技術之資訊蒐集及應用。

七、刑事科技知能研究發展及教育訓練。

八、其他有關科技研究發展事項

本網頁內容係採用Creative Commons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台灣授權條款授權。未經宇智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事前同意,禁止以任何其他方式利用本網頁內容。

Material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3.0 Taiwan License. Any other use, in any form or by any means, is strictly prohibited without prior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PHYCOS International Co., Ltd.

宇智電子報將提供您多元產業資訊,歡迎訂閱

(您的訂閱,將視為您同意本公司保存您的通訊資料。依據國內個人資料保護法規定,除非獲得您的同意或因應法律要求,您的通訊資料將不會以任何形式出售或交換給其他團體或個人;將完全使用在以下聯絡通知事項用 : 電子報、宇智舉辦或協辦活動等訊息、分享宇智業務相關產業最新政策、法規、未來趨勢等其他資訊及活動訊息)

E-mail